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|回复: 0

逆流而下,谱一曲海洋恋歌

[复制链接]
avatar

785

主题

785

帖子

2568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568
在线会员 发表于 2021-11-24 03:34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PART.1

  向上看,是一片让人窒息的窄窄天空,一丁点蓝色从狭小的天窗洒落下来,照在我泪流满面的脸上。
只有在无人的地方,才容得下我的哭泣。再有半个小时,天就要大亮了,到时,我该从僵卧一夜的沙发上站起来,去洗脸,去刷牙,去换衣服,去搭车,去上班,去,生存。是的,哪怕天塌了,爱人永远不见了,我们仍得,生存。

  传媒大学明天校庆,阿雅早已在上星期通知了我,要我去观礼,晚上顺便去参加同学会。现在回想起我当时雀跃的神情,分外觉得凄凉。蠢女人,兴兴头头的以为一脚踏进了幸福的大门,随时会演绎王子与公主幸福过完一生的神话。再想不到,短短的一周时间,天就塌了。

  随时随地,只要想起这件事,南峰阴冷的表情就会立即跃升在我的眼帘。他狠狠抽着烟,皱紧眉头看着我,带着十二分的厌恶表情:“我原以为你至少算个干脆爽快的女人,怎么这么纠缠不清?我已说的很明白了,我与艳艳是真心相爱,当你成全我们一次,好不好?”我能说什么?即使想不成全,轮得到我不成全吗?

  难为的是已经答应了阿雅要去同学会。到时,南峰和艳艳难免也会去---这样热闹的场合,许艳艳什么时候错失过?即便是南峰,若不是他刚刚开了一家小小贸易公司,许艳艳哪会立即贴上来?
可惜的是南峰眼大无珠,根本看不到谁是真正对他好的人。

  其实又何必说南峰,我自己还不是一样。

  守着南峰这样的豺狼,还为他伤心,真真蠢的可以。

PART.2

  亚宁又来电话约我。这是第多少次了,哎,谁记得。

  从我上大学开始,到今时今日,几乎每一个周末,都能收到亚宁的电话:“亲爱的,我们一起去看海吧?”

  我从来都说:“谢谢,不。”

  已经记不起从哪天起,这个高高大大的男生开始关注我,也记不起从哪天起,他开始用这样轻松亲呢的口吻叫我“亲爱的”,约我去看海。

  我为什么没有答应他呢?

  谁知道,人与人之间的缘份,要是用一两句话就可以说清的话,那就不是缘份了。

  我只记得在刚开始时,南峰总是很紧张,瞪着眼睛问我:“又是谁?居然叫你亲爱的!”

  可是后来,他也不在乎了,每次带三分嘲弄:“又是那个电话录音啊?”

  再后来,他甚至有些期待这个电话,问我:“你为什么不试着出去玩一下,看有什么新收获?”
我真是蠢,直到今天,我才明白,原来南峰早已想摆脱我了。
[page_break]
PART.3

  快下班时,打了电话给阿S,约好了时间,请他明天中午给我做头发---那怎么办,既然已经答应了阿雅,同学会是务必要出场的,再怎么战败,再怎么憔悴,再怎么是人尽皆知的下堂妻,也总要自己给自己充充门面的不是。www.xiaole8.com

  晚上吃完饭,蹭去姐姐家借晚装,借手袋。

  首饰不用借,我还有一套,早年母亲留下来的,一整套的翡翠,绿的像我惨淡的泪,明晚戴它正合适。

  姐姐说我:“你就打算这么孤魂一样一个人去?”

  我瘫在床上,作不得声,不一个人去,又能怎样?男人还可以找伴游,女人能怎么呢?

  姐姐递给我一个电话号码:“打这个电话,我朋友开的店,有些人可以选的。”

  我坐起来:“什么店?”

  “专为女宾服务---质素不错的,你尽管提要求就是了。”

  我的要求很简单,我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女人,找到王子充门面也不像真的。

  我只要品貌端正,谈吐清雅,衣着整洁,就够了,再不要其它。

  其实细想想,南峰可不也只达到这三项要求而已?看来,我的要求还真是不高。

  一直以来,我到底是爱着南峰,还是爱着这个所谓“合格的男友”?

  我此时的伤心,到底是因为失去他?还是因为扮演了一个被抛弃的角色?

PART.4

  同学们一早就熙熙攘攘聚了一堆。我远远的躲在酒店门后张望,不知约的男人几时才能到。又不知他长的是圆是扁,心里颇有些忐忑。

  肩膀后被人拍了一记,回转头,一张笑脸阳光般洒入我眼中,有三分面熟,七分潇洒。

  这就是我订的伴游?质素太高了吧。

  我连忙伸出手:“你好。”

  男人笑一下,轻轻咳了声:“你认得我还是不认得我?”---声音竟分外的耳熟。

  我挺尴尬,只好笑道:“认得---你是比利吧。”

  那好看的男人又笑一下,也不答话,携了我的手放进他臂弯:“不管是谁,我们进去吧。”

  我跟在他身后,亦步亦趋---真好,这男人身上没有半分风尘气,一派的斯文清爽,身上透出种高贵的气质,嘴唇厚厚,鼻梁高挺,十分稳重可靠的样子。

  这样走出去,不用多说什么,已经让我安心了。

  老远的,阿雅便迎上了。

  自大学毕业,五年了,没有见过她,只是在QQ上时有交谈,看过她的近照,知道她的幸福生活。
曾经,我也有过这样幸福的机会,可惜却失去了---我究竟是在可惜失去的机会,还是在意曾经的爱情?
“小绿!”阿雅冲过来,远远就握住了我的手:“你越来越美了!”忽又转身看到我身后的男人,忽然尖叫起来:“啊!亚宁!是亚宁啊!你们走在一起了?什么时候的事?早八百年前就该在一起了!你们是天生一对,真有那个死南峰什么事!”

  我惊的面青唇白,什么?亚宁?

  我回转头,他正静悄悄一脸微笑站在我身后,灯光下,他的双眼熠熠生辉---我真蠢,真蠢!这不是亚宁是谁?才五年没见而已,我竟忘了他的长相!这男生,那时天天站在我宿舍下唱情歌,我竟忘了他的长相!

  我难堪的无地自容,亚宁不动声色的走上来,一把紧紧握住我的手:“亲爱的,我们进去吧。”

  他的手心温暖干燥,让我瞬时安心下来,不知为何,我忽然想哭,一种重创后回到家园的感觉,让我几乎不能自抑。www.xiaole8.com

PART.5

  人群中熙攘一阵,听到有人说:“艳艳来了。”

  我全身的寒毛于一瞬间竖起来,紧张的不能动。

  亚宁仍微笑着守在我身边,更加紧的握着我的手,他掌心中,似乎有股能量在对我不断输入。

  不远处,南峰正携着妖艳的许艳艳踏入场内。

  目光落在我身上的一瞬间,他像是愣了愣---怕是没想到我还敢出现吧。以他的猜想,我此刻定是躲在家中闭门痛哭,从此一蹶不振,再也爬不起来的。

  灯光照在他惊愕的脸上,一片青绿色,不知是否我的心理问题,竟觉得他看起来有些病态。

  配着他青绿的面色,南峰还扎着一条伧俗的绿色领带,配橘色衬衫,和亮晃晃的西裤。

  他身边的许艳艳穿着大红的吊带裙,黑色网眼袜上还缀着一朵硕大的玫瑰花。

  我再料不到南峰的品味可以低到如此境地,一时惊骇不下,反而笑出来。

  一笑之下,忽然觉得四肢百骸都放松了。真是何苦来的,眼前不远这男人,哪一点像是我顾小绿的男人?真是脱生了几辈子,也不配修来替我挽鞋。

  为他伤心?真是糊涂了。

  旁边的阿雅正在冲我眨眼,我明白她的意思,让我巴紧亚宁再也不要松手。

  我却忽然之间看清楚了。

  女人虽则是女人,可也是一个独立的人。

  有男人,我们未必一定幸福。

  没男人,我们也未必一定不幸。

  快与不快乐,完全来自我们自己。

  幸与不幸福,也是一样。

  现在在我身边兢兢业业守护着我的亚宁,和从前哈巴狗一样追求着我的南峰,又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?

  其实并没有。

  真正能够成为伴侣的那个人,不一定要我们付出撕心裂腑的痛来交换。

  真正能够成为伴侣的那个人,是要我们用智慧和豁达去经营,去珍惜。

  我向亚宁微笑,伸出手:“亲爱的,让我们一起去看海吧。”

  亚宁脸上的笑渐渐扩大,形成一个小小的快乐的磁场,将我也深深感染进去了。

  是的,我主动约会了,我要我的快乐,不为任何人,为什么不?

后记:女人,学会为自己活,学会真正把握幸福与快乐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南靖鼻炎网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1-12-2 04:54 , Processed in 0.303583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SOSSEO 博客

© 2001-2021 Comsenz Inc. Designed by ARTERY.cn

返回顶部